快捷搜索:  as  xxx

但是却不知道这些细节家里人甚至连盖房子情都

这个青年完全不敢相信,在外面漂泊那么多年的姐姐竟然回家了!
 
    “姐,真的是你啊!”
 
    柯智跑到柯凝的跟前,用脏兮兮的手抱住柯凝的肩膀:“我们都想死你了!”
 
    柯凝抹了一把眼泪,笑着卡了看弟弟:“小智,几年不见,你长高了,也长壮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柯智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压低了声音说道:“姐姐,你现在既然能回家来,那么那边的事情……”
 
    他问的自然是柯凝之前被神秘大少欺负的事情,这是所有柯家人心头的一根刺,可是他们偏偏没有一点能力把这个肉中刺拔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柯凝漂泊在外,一去多年。
 
    “没事了,都过去了。”柯凝这才想起来苏锐还站在旁边呢,一把将他拉过来,说道:“这是我的朋友苏锐,你可以喊他苏哥。”
 
    柯智留着平头,面庞黝黑,一笑就露出两排白牙,他一把握住苏锐的手:“喊什么苏哥,都被我姐带上家门了,肯定是姐夫吧!”
 
    小伙子真是太懂事了。
 
    柯智的话一说出,苏锐和柯凝对视了一眼,后者的俏脸微红,似乎并没有多少解释的意思。
 
    “别乱说。”柯凝只是小声说道。
 
    姑娘尚且如此,苏锐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说道:“经常听你姐提起你。”
 
    柯凝闻言,脸上的红晕更浓了,自己可从来没有跟苏锐提起过柯智,他看来是并不反感当这个“姐夫”了?
 
    如果这是个美丽的误会,那就让它一直持续下去好了。
 
    “哎呀,你们快进来坐吧,老站在门口说话多不合适。”柯智说着,就要帮苏锐搬东西。
 
    不过,当他看到满满一后备箱的礼品之时,也被震撼住了:“姐夫,你来就来了,买这么多东西干啥?”
 
    苏锐笑道:“柯凝那么多年没回来,我也是第一次上门,反正不能空着手吧。”
 
    “姐夫真大方!”柯智嘿嘿一笑,抱起一摞箱子就跑进去了。
 
    苏锐对柯凝说道:“你这个弟弟很能干。”
 
    柯凝也打趣道:“你这个姐夫也很能干。”
 
    苏锐看着柯凝归家之后满脸幸福的模样,情不自禁的说道:“你真好看。”
 
    后者闻言,满脸通红,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拎起礼品便和苏锐并肩进了院子。
 
    不得不说,这房子修的的确不错,即便是放在整个村子里,也能算排在前列的了。
 
    “姐,姐夫,你们快坐,我给你们倒茶。”柯智去刷了两个杯子,然后又开始烧水。
 
    苏锐和柯凝并肩坐在沙发上,前者分明已经看出来了,这房子的外表虽然建的不错,但终究是财力不够的原因,内部的装修就跟不上了,甚至连乳胶漆也没用,只是在墙壁上抹了一层廉价的仿瓷。
 
    至于家里的家具,更是那种最简单的,既粗糙也不洋气,绝对是出自于本村大龄木匠的手笔。
 
    柯凝的心中一直有着疑惑,不禁问道:“柯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咱家什么时候盖楼房的?”
 
    “这房子修好都快两年了。”柯智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说道:“大哥要结婚,可是现在农村的风气你肯定也知道……要是家里没个新楼房,根本都没有媒人愿意上门,咱家里的条件不好,总不能让大哥打一辈子的光棍吧?”
 
    “我知道咱哥结婚了。”柯凝看着这幢楼房,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咱家盖楼的钱是从哪来的?”
 
    柯智低下了头:“咱家本来有几万的积蓄,都在银行里存着呢,大哥在工地上打工,也攒下了十来万,再加上问亲戚借点钱,就差不多了。”
 
    “小智,你没跟姐姐说实话。”柯凝说道:“盖房子的钱是够了,那彩礼钱呢?那不是一笔小数目吧?”
 
 第949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柯凝以前曾经从电话里得知过哥哥结婚的消息,但是却不知道这些细节,家里人甚至连盖房子的事情都瞒住她了,显然怕这个心思细腻的姑娘知道这些事情。
 
    本来柯凝也没多想,大哥结婚是皆大欢喜的事情,爸妈手里有几万的积蓄,彩礼钱能有多重呢?一万两万还给不起吗?
 
    在柯凝的眼里,只要有感情在,那么彩礼什么的根本都是浮云。
 
    不得不说,现在的柯凝还是太想当然了,她没有结婚的经验,更没有在农村结婚的经验。
 
    现在结婚,城里的丈母娘要房子,农村的丈母娘更不含糊,要不怎么说都是丈母娘们促进了华夏房地产业的发展呢?现在的农村几乎家家户户比着建房子,这可不是为了等着拆迁,而是丈母娘家逼的。
 
    如果没有楼房,媒人都不好意思去帮你家说亲,就算硬着头皮说了亲,媒人在女方家也别想落个好。因此,盖楼是必须的,除非自由恋爱找到个不介意男方家庭情况的,不然就等着打一辈子的光棍好了。
 
    现在,既然柯凝看到了楼房的花费,那么女方没可能不收彩礼钱,而且,还不一定是一笔小数目。
 
    父母都是务农的,大哥在外面工地打工出苦力,这样结婚,真是把家里都给压的喘不过气来。
 
    “小智,你跟我说实话,剩下的钱,是借来的,还是?”柯凝欲言又止,她早就猜到了某种情况,很显然,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大了。
 
    “姐,我不上学了。”柯智终于抬起头,说道:“从高二上学期就不上了,出来已经四年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