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所以当严蕊走下来朝着他温柔一笑的时候这个坦

看到这顾峥无端的就比旁人横上几分,身上的衣服还是崭新的新捕快上任的制服。
 
    这妈妈的心中就别扭了几分,嘴底下不自觉的就严厉了起来:“还真是好笑。我醉眠楼虽然不是什么上身份的地方。”
 
    “但是也没有人敢想你这般放肆的说话。这个楼子中,接待的大人物,数不胜数。”
 
    “也没有见着哪个大人,敢直接上手就搜的。”
 
    “你可知道这楼子后边的人是谁?就算是唐大人失势了,也容不得你这般的欺辱。”
 
    说到这里的妈妈,也懒得和顾峥再废话,直接就将袖子一挥,高喝了一声:“来人啊,送客!”
 
    这话音刚一落下,就从大厅的后边刷拉拉的跑出来一队黑衣人。
 
    身上带着一股子悍勇之气,和街面上的地痞无赖截然的不同,这……顾峥一眯眼睛,这醉眠楼好大的狗胆,竟然敢勾结绿林中的人物!
 
    ‘呛’……顾峥就将手中的腰刀给抽了出来,直指这前方的领头人说道:“我不管你醉眠楼多大的背景,我只知道,这为首的歹人,是衙门通缉了许久的水匪大盗。”
 
    “今日中,你们醉眠楼上上下下都脱不了干系,严蕊姑娘我要请,而这个人,汉水匪帮大当家的,叶一舟!你们我也要拿!”
 
    这一声吼的是气势十足,但是在顾峥说完了这一切之后,短暂的安静之后,就是肆无忌惮的嘲笑。
 
    “哇哈哈哈,老大,有人说要抓你。”
 
    “大哥,这个孩子莫不是傻子吧?他一个人说要抓你。”
 
    什么一个人,他身边不是还有陈可,以及两个帮闲吗?
 
    待到顾峥拿着刀朝着身后看去的时候,却看到陈可以及那两位帮闲,早已经远远的退出了门外,还朝着他拼命的招手。
 
    嘴里还特别着急的提醒着:“顾峥,你傻啊,快跑啊,找兄弟们来帮忙啊!”
 
    陈可自家就是做河运生意的,他从叶一舟刚一出来的时候就认出了对方。
 
    这个叶一舟,统管着襄阳城内大大小小的七八个河流上的生意,是黑道一把抓,白道三分面的人物。
 
    当年唐大人之前的上一任,派出来一整队的府兵,都没有奈何的了叶一舟他们的营寨。
 
    就他们现在这个两个人手?
 
    单独对上对面的三四十口子的人?
 
    那不是闹呢吧?
 
    他这边正奋力的解救自己刚认识的新同事呢,这楼里边就出来了新的状况。
 
    “慢!”
 
    一声清脆如同莺鸟的声音,就从二楼传了出来。
 
    而一个更加温柔,恬淡清雅的声音,就接着响了起来。
 
    “诸位,莫为了小女子而伤了和气。”
 
    “叶大哥,顾差爷办案,本就是职责所在。我们就莫要阻挠。”
 
    “小女严蕊,随在风尘,却也知道维护国家法度,顾差爷,我已经准备好了,这就随你同去。”
 
    随着话音缓缓的落下,果真是顾峥今日的目标,严蕊从上边缓缓的走了下来。
 
    如今的她,竟是穿着少见的旖旎的桃红,将本是清冷的面庞,映衬的艳丽了三分。
 
    她的头上,整套首饰具全,竟是打算盛装出行。
 
    像是在祭奠她失去的情爱,又像是在送别那不知安否的旧人。
 
    莫名的就带上了几分的壮烈,让看到他们的人,心神就跟着激荡了起来。
 
    楼下的叶一舟,尤其的不堪。
 
    这位大水匪,当年在汉水河的花船上,仗着空武,硬要闯进船去,打着收保护费的名头,看看这第一名妓的风采。
 
    这粗鲁的汉子,不过刚掀开帘子,就被严蕊那温柔娟雅的一笑,给勾走了三魂。
 
    再次放下帘子的时候,竟是让这个汉水巨匪,都失了心神。
 
    这叶一舟,见到了蕊卿,是英雄气短,有时候竟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自此之后,更是死心塌地的护着,殚精竭虑的念着。
 
    因着唐大人的缘故,他不敢太过于造次,却是在严蕊每周一次的游河中,尽心竭力的伺候着,得念于此的严蕊,也会让他上船来,讨得一杯酒吃吃。
 
    若是哪一天,为叶一舟单独的奏上一曲,或是多看上两眼,这汉子能两天睡不着觉,乐的。
 
    所以,在接到了唐大人失势的消息之后的叶一舟,才会这般火急火燎的赶到了醉眠楼。
 
    因为他知道,他心慕的女子,即将失去她最大的依仗,在这风雨飘摇的时刻中,是应该出现一个男人,为她挡风遮雨了。
 
    他匆匆忙忙而来,果不其然就碰到了前来捉拿严蕊的差役。
 
    这娇滴滴神仙一般的娘子,怎么能去那臭烘烘的牢房中待着?
 
    拼了这绿林十三趟水路的名声,他翻江浪叶一舟,也要将严蕊给护下来。
 
    所以当严蕊走下来朝着他温柔一笑的时候,这个坦露着胸脯子的大水匪,却是和毛头小伙子一般的,偷偷的将身上的袍子往里边掩了一掩。
 
    “严姑娘怎么下来了?这不是你能待得地方,带我将这里事情解决了,你再出来不迟。”
 
    说完了,这叶一舟就想要动手:“小子,一会就丢到汉水河中,让你和底下的泥沙一起待着。”
 
    他手底下的动作还没作呢,严蕊就一把扶住了他准备抽刀的手:“叶大哥。多谢。”
 
    “但是小女子还是想自己解决。”
 
    然后严蕊也不看因为自己的这个动作,而瞬间的羞成了一个大红脸的叶一舟,反倒是十分认真的朝着顾峥的方向看了过去。
 
    见到此情此景,顾峥端着刀,直接一个拱手:“严姑娘高义!放心,事情到底如何,朝廷自然会给出公断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