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们就等着收基地管理处的

许诺一些东西又何妨!我最怕的是会激起民愤,说我们妖言惑众。凌天担忧道。
  当初是有多艰难才在华夏各地找到这一千对观察对象,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他们遭受了刁难,毁谤,甚至是人们的唾弃,还有人说他们是骗子,说他们脑子有病才会放着现如今这么恶劣的环境不去改善,研究这些毫无意义的事。
  他们又怎么会想到,人类的危机就在不远处呢?
  这两年凌天花在这里面的钱财,物资简直不计其数,要不是自己研制出空间钮并且把它的利润全都抓在自己手里,光是靠凌天以前的积累早就撑不下去了。家族里的人因此对自己早就不满了,要不是父亲顶着,早就要求分配出售空间钮所得的利益了。
  那怎么办?他们要是不同意,我们还能去抢不成?!想到抢尸,卢秉柯打了个寒颤。自己做研究做了一辈子,到老了要靠这样的方法得到研究资料吗?
  那倒不用,我前天刚来时已经同天佑基地里的管理者知会过了,有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会由他们出面。可是这样一来事情就要公开,恐怕会造成居民的恐慌。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愿意去欠这个人情。虽说这不是为了他个人,可出面的是他,最后还人情的也会是他。
  这样啊,先看看小周回来怎么说吧,实在不行我舍了这张老脸,看看能不能求得几具遗体。卢秉柯也是明白这个道理,倒不如自己舍下脸面,或许会有人仰慕自己以前的成就,全力配合也不一定。
  果然,小周带回的不是一个好消息。
 
 
第一百零八章 讹诈
  教授你回来了,他先跟卢秉柯打了招呼,组长,我去了那十三家产妇死亡的家庭,有七户已经在今天上午时火化安葬了,剩下的六户不是因为时间短,就是因为要等人还没有火化。不过在听了我的要求后没有一家同意。
  你没许诺他们东西?
  怎么没有,我不光把你说的那些奶粉米粉什么的先给了他们,还许诺到时会再补偿他们,可没有人家答应啊!
  这些年来他没少同他们打交道,研究室也给了他一定的权限。只要那些夫妻的要求不是太过分,他都能做主同意。
  其中还有一户人家,他们说…说…周思远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吞吞吐吐的跟个娘们似的!卢秉柯不耐烦地说。
  他们说要我们必须补偿他,要不就把事情闹大,申请基地管理处仲裁!周思远赶紧一口气说完,末了又添上一句,要大补~
  为什么要补偿他们?还大补,受得住吗他?!卢秉柯不屑一顾。这家人也真好意思说得出口,不说在这两年里研究室给他们提供了多少物资,就单单说这次的产妇死亡事件,又有多少是咱们研究室的责任?!还补偿,补偿他个屁!!
  你去告诉他们,愿意去基地管理处就让他们尽管去,我看他们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卢秉柯暴跳如雷,一点都没有了在人前那风度翩翩的样子。
  卢叔,你先别这么激动,咱们的主要目的是需要产妇的遗体,再这么闹下去谁还给咱们留着?!凌天安慰他道。
  小周,你再去那几家一趟,问问他们都有什么条件。只要不是太过分,就完全可以答应他们。凌天考虑了一下,又对着他说:低价是两百枚五级晶核。
  嗬,这么多!凌天你疯啦?!这些晶核够他们全家吃两年啦!本来咱们就管着他们的吃喝,这不等于把他们当祖宗供着啦?!咱们又没有做错,为什么由着他们拿捏?!大不了这些数据我们不先收集了!卢秉柯越想越是气愤。
  真是的,咱们研究这些又不是全为了自己,整天倒贴钱物不说,还他妈要受这样的窝囊气!不管啦!愿意灭绝就灭绝吧!老顽童性子的卢秉柯索性两手一摊,仰头靠在工作椅的椅背上,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凌天给小周使了个眼色,让他先去把事情给处理好。这才对着卢秉柯安慰道:卢叔,你老人家消消气,别跟那些人一般见识。若是这一次我们放弃索要尸体,不就得等着下回再死人才能有机会吗?难道你不想早点查出原因?
  凌天的话一下子就说到他的心里去了,卢秉柯心里真的很着急,想要快点查出产妇突然死亡的根源。不管了,不管了,你愿意怎么处理是你的事,我只管要他们的遗体得出的具体数据。
  他这样算是默认了凌天的做法。只是心里还是很难受,什么时候帮人不光要求着帮,拿出东西给别人还要怕对方嫌少不收,这是什么世道?!
  卢叔,我们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你中午还没吃饭吧?
  唉~还吃什么饭,气都气饱了!
  虽然这样说,卢秉柯还是傲娇地跟着凌天来到研究室里面的那间小小的餐厅。
  呐,这些都是我在凌天基地里买的,你有好长时间没有吃过了吧?!
  孜然变异羊肉!嗯~还是咱们那里的孜然味道好闻~
  这可是大灾变刚开始时特别存起来的孜然粉,变异孜然的味道当然比不上了!帆叔那里我可才给他留了半斤,待会儿给你留一斤好不好?其实张克帆那里他也是给了一斤,凌天故意这样说,目的就是想哄他开心。
  果然,听到凌天给自己的比张克帆多,卢秉柯乐呵极了,哈哈~我看手艺张那个老家伙还怎么在我面前显摆!
  因为他们两个都是留在天佑基地里为凌天办事的,所以传递消息什么的往往会合并到一起,这两年他俩没少打交道。可没想到两个有趣的老头聚在一起,不是找到知音般的惺惺相惜,每次都是针锋相对,像是死敌一样的斗嘴。害得两人的手下每次都吓得胆战心惊,生怕两人什么时候就打起来。
  汇报给凌天,他只传来指示说随他们去,不必理会。所以两个人就这样磕磕碰碰地打了两年多交道,倒也算是促成了两人‘不打不相识’的友谊。
  没等他们把这餐饭的轻松延续下去,小周又回来了。不过这次他带来了一个人。
  组长,这是死亡产妇黄春露的丈夫文岐山,他说要同你做一笔交易。小周的脸色很不好看,却没有再说别的。
  这里交给我,你洗漱一下快去吃饭吧!已经快三点钟了,怕是早就饿坏了吧?只要交代的事情没有办完,他就不会吃饭,小周在大灾变前就会如此。
  那好,我先下去了。周思远上前一步,对着凌天的耳朵低声嘱咐了一句,他与剩下的几位还没有火化尸体的人家联合了。
  凌天挑挑眉毛,似乎是不为所动,其实他的心里早就是翻江倒海般的愤怒了。
  他转头一瞬不瞬地盯着文岐山,也不说话,不一会儿就看得他冷汗直流,没有了一开始时那种笃定对方会不得不答应的得意。
  说吧,你来找我想做什么交易?过了好一会儿,凌天才慢条斯理地出声。
  你们不是想要我妻子的遗体吗?我和她感情很好,是不会轻易卖给你们的!
  说得多好,是不会轻易卖,而不是不卖,感情再好在他这里也是有个价的,只看对方出的晶核数合不合他心意罢了。
  哦?那你有什么条件?说说看,没准我会答应你喔。凌天还是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你们财大气粗,一点小钱也不会放在眼里,我要在天佑基地管理处旁边街道上的一间门脸房,面积不能少于一百平方!文思远硬起头皮扯着嗓子喊道。
  你做梦!一直坐在旁边摇椅上闭目养神的卢秉柯恼怒开口。(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九章 解决
  你是不是今天出门之前还没有睡醒啊?跑到这里来说这些梦话!
  卢秉柯还是觉得不解气,我还是头一次见卖自己老婆卖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人呢,还他妈说什么‘感情很好’,我呸!最看不惯你这口是心非的人了!
  卢教授,你可不能这样诬陷人啊!要不是因为你们平时对我们照顾有加,也觉得这是为了人类发展的大事做贡献,谁会不让自己媳妇入土为安,到死也得不到一个全尸啊?!你以为这些东西是我给自己要的啊?你要知道,我家中还有年迈的双亲,有嗷嗷待哺的婴儿,以后没了我媳妇,光靠我一个人能让他们过上什么样的生活?!文思远说得义愤填膺。
  实话告诉你们,我们这些失去产妇的家庭已经联合起来了,不光是尸体没有火化的家庭,那些已经火化了下葬的你们也要按照这个标准补偿,否则你们休想拿到遗体!他放出狠话,威胁着研究室里的人。
  全部这样补偿?!你们不如去抢!卢秉柯气极反笑,对了,抢劫么不同意?我文思远第一个响应!凌少,希望你老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文思远差点给他跪下了。
  光你同意管用吗?还有其他五户呢!凌天故作为难,要是他们不同意,恐怕还会闹到基地管理处呢,到时候我们不又得滚出天佑基地了?!
  不会不会,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凌少尽管放心!文思远拍着胸脯保证道。
  那就多多仰仗文大哥了~凌天顺着杆子往下爬。
  一定一定,您就等着请好吧!
  小民,你跟着文大哥,把事情好好料理清楚。凌天吩咐着小民。
  好,我知道了。说完他就拉着文思远离开了。
  临走时文思远还一再保证会把事情办好,让凌天千万对自己手下留情。
  呵呵~凌天你小子行啊!这么三言两语就把他给打发了!卢秉柯拍着手夸赞。
  碰巧罢了,当初我看到这条信息时只是想着司徒南风大哥又会多了一门亲戚,这才多看了一眼。至于剩下的,都是我诈他而已,没想到他还真的干过对不起自己妻子的缺德事!凌天笑笑。
  你也是你的本事!要让我来处理,最后非得把他打死不可!
  好了,卢叔,事情已经解决了,等小民回来就要看你的了。我这几天有事,就不过来了啊!没事解剖尸体什么的,自己才没有兴趣。想到上午楚煜答应了自己的提议,凌天就有些跃跃欲试。
  他才不管楚煜现在是后悔还是怎样,反正说出口的话不能收回,他凌天就干脆厚着脸皮,做一次拆散鸳鸯的恶人又怎样?纵使让别人议论自己强行介入,也好过自己没有任何机会能够接近她。
  他对自己有信心,只要让她了解了自己,不愁她对自己没有好感!至于接下来的事,‘温水煮青蛙’他最在行了!
  ……
  唉~这都快七点了,璐璐姐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小华坐在餐桌前,吃着邢璐以前留给自己的零食说道。
  怎么会,璐璐姐很厉害的!楚希冉反驳。(未完待续。)
 
 
第一百一十章 凌天来访
  少爷,要不要我们再出去找找?天可快黑了~达叔上前建议道。
  楚煜看看时间,正想开口同意,不用了,我回来了。一道没有什么情绪的声音响起。
  呵呵~我就知道璐璐姐你一定会回来的!你不知道,这两顿饭我们可难过了。以前一直吃着也没觉得有什么,吃惯了你做的饭菜再回头来吃,还真是有些难以下咽!楚希冉絮絮叨叨,说着他们的惨状。一边给楚煜使眼色,让他开口说点什么。
  你回来了?吃饭了没有?楚煜憋了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
  小希,我有些累,先去休息了。邢璐没有理会他,对楚希冉交代了一句就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哎~璐璐姐,你别走啊,我还有事没和你说呢!楚希冉开口挽留她
  明天吧!说着就要继续往房间里走去。
  忽然一阵风刮过,一只手抓向了邢璐的胳膊,她下意识地使出自己这段时间在胧月小筑里修习的《波澜不惊》上面的招数。
  楚煜瞬间就觉得邢璐的胳膊上多了一层难以穿透的障碍,温度有些高,烫的手生疼,他只能吃痛退回。
  低头一看,在手心处和想要抓握邢璐胳膊的手指上,一层细小的水泡瞬间起来。慢慢的水泡增大,相邻的小水泡合并成了大水泡,惨不忍睹。
  哦~强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压抑地呻吟出声。
  怎么了?让我看看!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邢璐赶紧抓起了楚煜的手。
  看到上面那泛着光的一个个水泡,她本来准备坚硬起来的心瞬间软化,你都不会防备的么?你修炼的功法是摆设吗?!
  她那名为训斥实则关心的话让楚煜觉得手上的疼痛也轻了三分,他语带着小心翼翼,只要能让你不再生气,我两只手都变成这样也不会吭一声的。
  噗~大哥,那你刚才发出的是什么声音?难道是在享受么?察觉到楚煜受伤罗齐本来打算上前关心一下的,却听到楚煜来了这么一句。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打断了他的嘲弄,转头看到一脸愤怒的楚希冉瞪着自己,他捂着被她打红的手臂,小希,你怎么打我?
  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说完不等他同意,拖起他就走,璐璐姐,我哥手上的伤麻烦你帮忙收拾一下了,我和罗奇哥有事要做。
  我去看看门口有没有人来报信。张强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阿达,我们商量一下看出发时带些什么吧!
  哦,好。苍叔和达叔也离开了。
  小华,那天你不是说有几个地方不太明白吗?走,我来教你。王永威拉着小华也起身走开。
  知道众人这是在给自己和楚煜创造单独相处的条件,邢璐无奈地笑了笑。
  还愣着干什么?过来,我给你上药。不想就这么原谅了他,邢璐拉着他来到餐桌前。
  让他坐下,从空间钮中拿出了一枚消了毒的细针,双氧水,烫伤药膏等工具,这才拿起他的手仔细处理起来。
  一一挑破上面的水泡,用消毒棉球压着水泡把里面的水给挤出来再仔细擦干净,又用了一遍双氧水,这才小心翼翼地涂抹上药膏。
  虽然手上不断地传来锥心的刺痛,可邢璐这般细心呵护的模样还是让他看直了眼。
  凌天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副场景。
  艳丽明媚的少女拿着对面男子的手,低头在上面仔细地涂抹着东西,而对面的男子却专注地看着她,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了她。
  两人呆在一起的景象该死的和谐,就像是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一样。
  这一幕深深地刺激了他,让他恨不得现在立马上前,把这两个人给分开。
  楚煜,凌少过来了。张强出声打破了邢璐与楚煜的温情一幕,也让凌天即将要失控的理智回归。
  楚少,这是怎么了?你受伤了?凌天装作不在意的开口。
  受了点小伤,凌少你怎么有空过来?不忙了么?一看到凌天,楚煜就进入到了战备状态,连被邢璐握着的手也微微用力。
  别动!一会儿就好了!邢璐没有抬头,继续着刚刚的工作。
  她这样忽视的态度让凌天的心里一堵,即将出口的话换成了我会一点护理知识,如果楚少不嫌弃,我可以帮你上药。
  不用,这些邢璐做得来。哼,看到邢璐对自己呵护有加不乐意呀?自己用苦肉计换取的福利才不会这么让出去!
  我看邢璐小姐不怎么会处理,这样会影响你伤口恢复的。凌天还是有些不甘。
  她处理的不错呀,越来越熟练,比在山上她帮我擦后背上的伤口时动作快多了,也轻多了。言下之意是这可不是她第一次帮我处理伤口。
  孤男寡女,始终不太方便。
  那又怎么样?比这亲密的事情我俩还做过不少呢!楚煜是怎么刺激凌天怎么来。
  楚煜,说什么呢!?手上吃痛,他低头看见邢璐羞红的脸颊。
  怎么楚煜一瞬间变了个人似的?这样不羁的把两人之间相处的私事说出口,他都不会脸红的么?亏自己还以为他性格内向,不善言谈呢。
  呵呵~好了,不说了~他语带宠溺,毫不在意地转身对着凌天问道:凌少今天过来有何贵干?不会是算出楚某受伤,专门赶来为我上药的吧?!
  他的话欠扁得很,却又该死的合理,让凌天无话可说。
  呵呵~当然不是,我今天来,是想邀请你们参与后天的一次探险的。他说出一路上想出来的借口。
  哦?什么探险?都有谁会去?楚煜想到邢璐在这里憋了这么长时间,两人又刚刚冷战了半天,反正自己的事情也处理得差不多了,出去透透气也好。
  你知道距离天佑基地的东面一百公里处有一片死亡沼泽吗?凌天问他。
  当然,这是众所周知的。他怎么问自己这么白痴的问题?楚煜在心里腹诽。
  我们这次就准备去那里。
  为什么?有什么消息是自己没有收集到的吗?难道那里也出现了什么宝贝?!(未完待续。)
 
现在已经不是重罪了,毕竟末世以实力为尊嘛!
  既然你们这样没有诚意,那我眼看着谈判破裂,文思远撂下一句狠话就要转身离开。
  慢着,你们就那么确定基地管理处会接受你们的申请,判决我们赔偿?!从文思远提出条件以后就没有说过话的凌天忽然开口。
  那当然,没有一点倚仗我们能有底气跟你们凌家这尊庞然大物叫板?!告诉你们,我们其中的一户人家可是与基地管理处的领导有亲戚!说到这里,文思远有了一丝得意。
  谁?你吗?凌天一语中的。
  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反正那人不会因为你凌家财大气粗就一味偏袒你们,你们就等着输得清洁溜溜地从天佑基地滚蛋吧!文思远说到这里,又故作姿态地说:其实我们也不想闹到那个地步的,你们现在看着赔偿我们的东西太多,怎么不想想以后?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你说的靠山是司徒家吧?你妻子黄春露是司徒家二房次子司徒南夙的妻子齐明露的亲妹妹,是吧?!凌天忽然说出一句话,却让文思远瞬间变了脸色。
  你怎么知道?!你们调查我?!这个秘密就算是他,也是妻子在临近生产时才告诉自己。难道凌家的人一直监视着自己一家人的举动?!
  呵呵~你以为不把你们的底细了解清楚,我们就这样毫无怨言地养你们两年多?!只是为了观测你们怀孕生子的过程?!文先生,你太天真了。若不是情况紧急,凌天根本不愿意告诉他这些。
  你们还知道什么?!文思远细思恐极,急忙问道。
  你应该问你做了什么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当初他们选定监控对象时确实经过了仔细的探查,可那也只是为了确定监控对象的身家是否清白,会不会与华夏的宿敌倭国政府有勾结。
  毕竟凌天可不想自己耗尽心力的研究成果让最痛恨的倭国人坐享其成,他巴不得全体倭国人都灭亡呢。
  文思远的妻子黄春露,则是意外的收获。当初他也有些意外,富家千金流落在外,嫁与山野莽夫。他就是因为好奇,才多看了那么几眼,没想到在今天这个八卦却有了用处。
  至于文思远其他的事情,鬼才懒得去理!八成是他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妻子的事情,才这么害怕自己的随口忽悠。
  呵呵~凌少,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好好商量,万事和为贵嘛!想到自己做的混账事若是让妻子的姐姐知道,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即将到手的补偿他都不敢要了。
  有什么好商量的?我们接受不了你们的条件,你们也不同意我们的方案啊!看来这文思远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妻子的事,自己刚起了个头他就害怕了。
  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