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着他的面说喜欢稳重的人而给自己留得面子罢

小姑娘卖给我的,叫什么来着…邢璐,对了,就是这个名字,你都不知道,那小姑娘可泼辣了,一点亏都不吃呢,我俩一开始都快吵起来了,要不是我最后机灵,这买卖差点就不能成…张克帆在那里自顾自的说起来,絮絮叨叨的。
  等等,帆叔,你说她叫邢璐?!凌天猛地惊醒,怪不得他觉得名字有些熟悉,原来这是她的名字!!
  是啊,是叫邢璐,怎么了少爷,是熟人么?张克帆翻了翻记录确认,这才回答道。
  算是吧,帆叔,你和他们约定好什么时候来取货了吗?凌天激动的问道。自己正愁没有借口能同她接触呢,机会就这样轻易地送到了他面前。
  约好的就是后天了,少爷,他们留了联络地址,要不要现在就派人给他们送过去?张克帆以为自家少爷是在帮朋友催货呢。
  不,不用,你派个人,去通知他们明天来取就行。不过要告诉他们,最好是都能来试穿一下。凌天可不想费了半天劲让人去通知,最后他们只派一个人来把衣服拿走,这样自己岂不是见不到她了吗?
  至于她身边的楚煜,凌天绝对有信心不被他给比下去。
  既然她不认得自己,自己就给她个机会互相认识一下。想到那天的情景,凌天忍不住呵呵地笑了起来。
  哦,那好吧。虽然不知道自家少爷为什么要这样多此一举,可长期跟随在他身边,早就习惯了听从他的号令行事。
  只是少爷为什么像个傻瓜那样地笑了呢?这样很破坏他暗夜帝王的形象好不好?在他看来,少爷还是酷酷的好,那样显得比较有气质~
  转身唤来旁边的一个小学徒,在他的耳边吩咐了几句,张克帆就打发他去通知邢璐他们了。
  ……
  凌天再次回到天佑斋时司徒家主和天佑基地里的领导人还都没有到,凌天点好菜,又要了一瓶红酒,最后还结了帐。
  毕竟论起来司徒家主算是他的长辈,基地的领导人年纪也不小了,所以晚辈为长辈买单他认为是理所应当的。
  为了避免凌天不自在,晚餐还是由司徒南风作陪。他带着孙卓妍两人都对凌天还算亲热,孙卓妍更是一个自来熟,中午时凌天奚落胡灵灵那段更是深得她心,所以她对凌天格外的热情。
  没有了中午吃饭时的沉重开场,又有孙卓妍这个活宝在一旁活跃气氛,这顿晚饭吃得宾主尽欢。
  最后司徒南风起身准备结账时更被告知凌天已经付过晶核了。他回到包厢,在自己父亲的耳边汇报了这事,惹得司徒家主一个劲地说着凌天懂事。
  凌天则说为长辈结账是他的荣幸,惹得众人又是一顿夸赞。(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二章 期待
  晚宴结束后,谢绝了司徒南风的主动相送,凌天独自慢悠悠地走在天佑基地里的清冷大街上。
  明天又要见到她了,她的心里或许已经认定了自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登徒子吧?!
  无缘无故跑来跟她说自己是他老公,凌天想,当时他真是脑袋被驴踢了才会这么唐突!
  那时自己在想什么呢?!
  哦,他想起来了,他想的是突然见到她的模样的欣喜,是想要把她拥入怀中的急切,是急于宣布自己所有权的恐慌。
  她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漂亮,自己又怎么不怕被别人捷足先登得到她的芳心呢?!
  可到底自己还是晚了一步,她有了男朋友,那该怎么办?凉拌!!
  就像那时自己同她说的一样,即使订婚了也没关系,只要没结婚就好。
  可凌天紧接着又问了自己一句,倘若她结婚了,自己就要退出吗?答案是―不可能!!
  即使她早已结婚,自己也不想要放弃她呢!
  想到明天的见面,凌天在心里暗暗嘱咐自己,一定要沉住气,千万不能再把她给吓跑了!
  ……
  楚希冉觉得这两天她被罗奇忽视了。不,应该说他这两天有点不太正常,
  自从昨天他们从街上回来,他就很少同自己说话。平时在饭桌上他是最活跃的一个,可现在他只顾着埋头自己吃饭,再也不曾跟自己说笑过。
  若是平常自己说了什么,第一个跳起来反驳的总会是他,可现在,纵然自己再是胡闹,也得不到他的一丝反应了。
  罗奇,你这两天是不是不舒服?怎么无精打采的?看,就连璐璐姐也发现了他的不正常。
  没有啊,怎么这么说?简短的话从来就不是他的风格呀,在以前璐璐姐这么问他绝对会说,‘璐璐姐,我话少吗?看来我以后还是多说点吧,哈哈~’
  总好过像现在这样说完后就低头吃饭。
  总觉得你怪怪的。邢璐低头喝了一口粥,啊,我知道了,不止是你,小希,你也一样哦,怎么这两天不见你俩斗嘴了?
  有吗?呵呵~楚希冉打着哈哈,我一个人也斗不起来呀!嘀咕的声音很小,可还是让一直注意她的罗奇听见了。
  璐璐姐,我这样是不是显得比较稳重了?罗奇忽然开口询问。
  噗~本来这两天因为姐姐一直没消息心情不怎么好的张强忽然喷饭。
  抱歉,我只是忽然听到你要追求稳重,有些诧异罢了,你继续,继续~张强擦了桌子,再擦掉嘴边的饭渍,朝他摆摆手。
  我年纪也不小了,总是这样活跃会让人以为没有担当的,我想变得有安全感一些。
  安全感不是这么来的,你强行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样子,别人不舒服,你也不会习惯的。因为这根本不是真实的你,怎么产生安全感?!楚希冉还是没有忍住,出声反驳。
  那你说怎样才会有安全感?在她以为会像这两天一样,得不到他回应的时候,罗奇忽然出口询问。
  呃~在危机时刻挺身而出,在平时细心呵护,这样的男生是会让人产生安全感的吧?!顿了顿她又加上,缺一不可,这样才会让人喜欢
  与他是不是话唠无关么?
  因人而异吧,有人会觉得这样很烦,有人却觉得这是诙谐幽默。很少同他讨论这么正经的问题,楚希冉还有些不太适应呢。
  你呢?你喜欢什么样的?罗奇紧追不舍。这两天他想了很多,除了家世比不上凌天,自己各方面比如说身高,年龄,体重,外貌等都不比他差多少。
  当然了,异能等级差了一点点,自己与他最大的区别还是在于他看着稳重内敛,自己则是有些过于活泼了。所以这两天他时刻压抑着自己,想让自己变得稳重一点。
  我吗?不知道哎…楚希冉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不由低下头沉思。
  可在罗奇看来这是楚希了。这几天低落的心情更是烦躁了,他他们一行人来到‘天择补给所’时,一脸期待的凌天早就已经等在那里了。
  楚煜牵着邢璐走在了最前面,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品茶的凌天。
  不同于刚一见面时那一身灰扑扑的防护服,今天的他显然经过了用心的装扮。一身剪裁得体,却又不紧绷的格子呢西服,配上他那英气逼人的长相,简直就是一个发光体。他喝茶的动作丝毫不见粗鲁,优雅从容的很。
  看到他们到来,凌天放下茶杯,快步走到邢璐面前,真巧,我们又见面了。他又转头对着楚煜打招呼,仿佛那天同他大打出手的人不是他,你好,楚煜,我是凌天。
  如果没有看到你,我想我会更好。虽然楚煜已经确定邢璐对他是真的没有感觉,可凌天那天的话语还是刺激到了他。他不禁在心里暗暗叹息,真是不巧,怎么会在这里看到不想见的人?
  我们去试穿衣服吧!他说完后就拉着邢璐往里走去,丝毫没有理会凌天向他伸出的手。
  而邢璐也是选择对他视而不见,她与楚煜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她可不想横生枝节。
  邢璐对自己的忽视让凌天的心里刀割似的难受,可他还是提醒自己,这是因为她不清楚事情的原委,不能把她的反应放在心上。
  嗨,帅哥,我们又见面了,我叫楚希冉,记住哦。虽然对凌天断了念想,可天生颜控的她还是忍不住上前同他打了个招呼,虽然凌天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回应,但还是惹得跟在她旁边的罗奇心里郁闷不已。
  他狠狠地瞪了凌天一眼,这才赶紧去追已经走远的楚希冉。
  反应过来的凌天有些无语,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把自己当仇人?楚煜还说得过去,毕竟自己正想跟他竞争邢璐呢,可这个年轻人是怎么回事?凌天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得罪过他?
  小姑娘你们来了?快来试试看合不合身,你们这几件可是我手艺张亲自动手动手处理原料,再由我们这里手艺最好的裁缝师傅制作完成的呢!张克帆看人喜欢凭借第一印象,因为一开始就看着邢璐顺眼,所以对他们也是相当热情。
  是嘛?那可真是谢谢你了,张师傅。这次张克帆没有像上次那样一上来就说难听的话,邢璐也对他客气得很。
  她就是这样,如果你好声好气同她讲话,她也会回以应有的善意。可如果像是胡灵灵那般,每次都要端着她胡家大小姐的架子,不把人放在眼里,邢璐同样没有好脸色给她,左右邢璐没在她手底下混饭吃,根本不怕得罪她。
  几人分别试穿了衣服,除了小华的那套有些不太合身以外,其余的几人都很满意。张克帆让邢璐他们在大堂里稍等片刻,拿着小华的防护服就去了旁边的车间。
  下次可不要想着给小华做大衣服了,你看他穿上多难看!楚希冉不满地埋怨。
  这不是想着这么好的东西能多穿点时间嘛,谁知道这么不好看。王永威笑得有些无奈。
  给小孩子做衣服就是这样,总想着他长得太快,穿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穿不下去了,干脆做大一点,这样也能穿的久一些。
  可很多时候他穿着大了你就会想要收起来等合适时再穿,等你想起来衣服该穿了,拿出来想要穿上它时就会忽然发现,这件衣服已经有些小了,早就错过了最应该穿上它的时候。
  王永威当时就是这么想的。他想到邢璐原先送给小华的坎肩不就是大了点嘛?不是一样穿得好好的?可他却忘了衣服不是坎肩,如果尺寸大了,肩膀和袖子都会增大,穿上这样的衣服又怎么会不难看?!
  手艺张很有眼色,他进入里屋后不久就有一个伙计给他们端上了茶水。
  这家装备店这么大方,现在能拿出茶叶来招待客人的店铺可不常见。毕竟变异了的茶树采下来的茶叶炒制出来早就失去了以前的那种味道,所以这茶叶可就越来越少了。达叔感慨道。
  是啊,大灾变前存留的茶叶喝完,以后喝茶也会成为奢望喽!苍叔端着茶杯,又喝了一口茶水闭上眼睛品味起来。嗯,好茶,上好的大红袍啊!
  这位大叔如果喜欢,这家小店里还有些存货,你可以多买点放起来慢慢喝。只见凌天一脸殷切地看着他道。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说,这家店是你家开的?楚希冉心直口快地喊出声来。
  是了,一时间他们就全都弄明白了,如果不是自家店铺,身为天佑基地里现在最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的凌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好啊,你们有多少?我全都要了。楚煜从凌天走到他们跟前开始脸色就不好看了,这会儿说出口的话一半是真,一半是赌气。
  他的确想要存些茶叶,可也没必要处事怎么不留余地,这与他一向的低调一点都不相符。
  全都要了,嚯,还真是好大的口气!你就不怕自己吃不下?!不亏是凌天手底下的得力干将,当初邢璐他们来卖变异水草时说的话和现在凌天说楚煜的话还真是如出一辙,都是那么刻薄那么的不留余地。
  我就算吃得下也要看你凌少舍不舍得割爱呀!怎么?后悔了?!楚煜现在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他毫不退让步步紧逼,战斗力简直要破表。
  呵呵~我还真是舍不得,毕竟我还要留出一些来跟我未来老婆好好享用呢!凌天看着邢璐,帆叔,麻烦你先过来一下。他大声喊道。
  怎么了?还有一点才能改完呢!说着张克帆就戴着他的老花镜从旁边的工作间里走了出来。(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四章 约定
  帆叔,你来告诉他们,现在我们店里还有多少茶叶,楚少想要都买走呢!凌天对他吩咐道。
  不是吧?他吃得下这么多吗?!张克帆有些诧异。
  你们主仆俩还真是相像,连刻薄话都说得一模一样,那你说出来让我听听,到底是有多少呀,别一个劲儿的在这儿吓唬我们,说什么吃不下吃不下的。关键时刻还是亲兄妹,任是楚希冉原先对凌天的印象再好,也是坚定的站在自己哥哥的身边挺身而出。
  就是,说来听听啊!罗奇在一旁帮腔,楚希冉与凌天敌对最高兴的就数他了,终于不用担心楚希冉会和他纠缠不清了。
  各位,我家少爷说的并不是大话,一般人谁都不会需要这么多的茶叶。张克帆在一旁耐心解释道,大灾变发生的那一年,正是新茶即将上市的时候,我凌家在华夏各地的茶园喜获丰收,产量达到前所未有的一百二十三万吨,却都还没有来得及推向市场就遭逢巨变。
  当时少爷手里的新茶连同陈茶比整个华夏整整一年的产量还要高,可供全国二十亿人口日常饮用一年还多。大家那时都忙着应付突如其来的灾难,谁都没有闲情逸致再来讲究这些,所以茶叶就显得可有可无了起来,茶叶价格一度跌至冰点。毫不夸张的说那时顶尖茶叶也最多一斤值上一颗二级晶核罢了。
  我家少爷独具慧眼,那时候派人在华夏各地收购茶叶运回凌天基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在整个华夏的茶叶都已经大部分掌握在我凌家的手中。至于数量多少,只能说不是你们能够相像得到的。张克帆顿了顿又劝阻道:楚少如果对茶叶有兴趣,可以少量存放一些。
  张克帆的话让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这…也太夸张了一些吧?!不过想到现在楚家手里的那些日用品存货,又都释然了,各家都有他们所独家垄断的行业,这丝毫没有可比性。
  凌家的茶叶,干货,楚家的日用品,司徒家的餐饮,宋家的物流运输,胡家的纺织服装,还有韩家的文化娱乐产业,六大世家各有所长,大灾变前把持了整个华夏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六大世家因此才积累了滔天财富,底蕴才慢慢变得深厚。
  大灾变后凭借着他们的深厚底蕴和物资积累,才能在华夏各个基地稳住脚跟,六大世家依旧可以屹立不倒。
  好了,像这样幼稚的斗气可一点都不好玩,说出去人家可是会笑话你们的。凌少,故意做套给别人钻,这样做真的好吗?邢璐一脸严肃地同凌天对峙。
  她那下意识中做出的护卫动作深深地刺激了凌天,让他差点就忍受不住想要上前把她给紧紧抓住。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压低自己的声音对着众人说道:哈哈,刚才不过是个玩笑罢了,大家不要当真。我对楚少仰慕已久,早就想要认识一番了,不知道楚少给不给我这个机会。声音里却少了往日的开朗大方,多了一丝痛苦的压抑。
  是啊,是啊,我家少爷真是有口无心的,他经常会像现在这样不顾场合的开玩笑的。张克帆虽然不知道自家少爷为什么会低头认错,可多年养成的习惯还是让他在一旁帮了腔。
  凌天这样放低姿态,楚煜也不好一点面子都不给,只能皱着眉头点了点头,放心,我也不是那般小气的人,不会因此与凌少翻脸。
  气氛因楚煜的话变得稍微融洽了那么一点,张克帆看着没事了,就离开这里进去工作间继续改衣服去了。
  剩下的人却没有一个再同凌天说过话。
  等手艺张从里间出来,就看到众人这么大眼瞪小眼,在一起尴尬地坐着。
  一看衣服改好了,确定没有什么不妥,邢璐他们就要起身告辞。
  楚少,我有一些话想跟你谈一谈,咱们借一步说话。一直沉默不语的凌天眼看他们就要离开,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楚煜疑惑不解的点头,跟着他来到后院的一间宿舍。
  听说你还没有同邢璐订婚,那天你故意这样说是不是你对邢璐没有自信呢?男未婚女未嫁,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楚少同不同意与我公平竞争?凌天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奔赴主题。
  邢璐就算不是我未婚妻现在也是我的女朋友,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这毫无道理的挑战?楚煜有些恼怒,转身就要离开。
  还是说楚少不敢,对你俩的感情没有信心?邢璐应该也有自己的权利看到更多的风景,不是吗?凌天不慌不忙地说,让楚煜停在了门边。
  他这样算是典型的激将法,说完之后心里极度紧张地盯着楚煜,期盼他能够答应。
  那好,我就给你这个机会。至于最后的结果,我们拭目以待。楚煜说完没有停留,抬步离开。
  剩下凌天一个人在那里呆愣了好久,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么轻易就会说服楚煜,不是热恋中的每个人都会想着独自占有对方的么?还是说,楚煜根本不是如他所说的那么在意邢璐?同自己打赌只是不想他自己的无穷魅力遭人质疑?想到这里,他不禁对以后自己能顺利追回邢璐有了信心,毕竟真情假意,谁都能分辨得出,谁都知道该怎么选。
  凌天其实误会楚煜了,凌天一开始提出要与他竞争时他是愤怒的,可是最后凌天说出口的一句话却让他深思起来。
  是的,邢璐她有权利看到更多的风景,接触更多的人。虽然这样的决定让他有些心内难安,可他却想,如果那时邢璐的选择依然是他,这不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吗?
  自己同邢璐现在都已经踏入修真界,寿命绵长,如果只是因为一时的新鲜在一起,又怎么能够长久地走下去?
  这或许是一个机会,一个考验他俩感情的契机,如果连这样的考验都不能通过,还谈什么日后的长久厮守?!
  但若是邢璐最后的选择不是他……不!他不会允许这个假设成真!绝不!!(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五章 争吵
  楚煜自认并不是什么圣父,他也做不到把自己的爱人拱手相让,可他却愿意给邢璐一个选择的机会,让她可以选择与她最契合的伴侣,而他有信心,自己会是那个人。
  走了,我们回去吧。他伸手牵住邢璐,一行人跟着转身离开。
  哥~那个凌天跟你说了什么?楚希冉好奇地跟在哥哥身后,在离开了这间店铺后悄声问道。
  没什么,说喜欢邢璐,想要我同意他追求她,要与我公平竞争罢了。他看了一眼与自己手牵手走在一起的邢璐,闷闷的说。
  什么?!他竟然这样跟你说?你是怎么回敬他的?楚希冉快要跳起来了。要我说你就该上去给他个大嘴巴,让他再敢来招惹璐璐姐!
  何止啊,应该把他的恶行公之于众,让他身败名裂才行!罗奇更狠。
  他这样做事也太不地道了!因为没有姐姐的消息越来越沉闷的张强今天是被拉来的,这会儿也义愤填膺地谴责着凌天。
  邢璐姐姐已经是楚煜却忘记了,楚希冉何曾为了给他留面子而吞吞吐吐过?她肯定会毫不留情地对着他说,‘当然是稳重的啦,难道要像你一样整天像个逗比吗?!’
  他敛起神色,心中越来越灰暗了。
  我想我还是喜欢幽默风趣一些的吧,整天板着个脸的已经有一个我哥了,再来一个我可受不了。那样的帅哥我只能欣赏,所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无辜躺枪的楚煜嘴角抽了抽,转头看到邢璐窃笑不已的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可这边原本已经心如死灰的罗奇听到这些话,却如同打了鸡血一般高声回道:小希,你确定?
  确定什么呀?一惊一乍的~楚希冉还在仔细地斟酌着应该怎样来形容自己复杂的感觉,被罗奇这么一吓再没有了思路。她不由恼怒异常,语调也不见了这几天的毫无生气。
  呵呵~就是这样,我最喜欢你用这样的语气来训斥我了,呵呵呵~罗奇像是个傻子一样笑起来没完。
  有病吧你?!受虐狂!楚希冉嘀咕,却换来了罗奇更开怀的笑。
  这两天他俩都有点太过小心翼翼了,总以为这样对方会不高兴。这会儿说开了,两个人的心结也就打开了,饭桌上又回复了往日的热闹。
  昨天那家‘天择补给所’来人通知,衣服都做好了,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我们都去试穿一下吧!那个小伙计说师傅是第一次做这个样式,尺寸怕拿捏不准。邢璐在大家吃完准备离开餐桌时说道。
  提前做好了呀?别说,他们效率挺高的嘛!那天看着那老头讲话这么不客气,还以为就算做好了也要等到日子了才能取呢!好期待~楚希冉这几天的心结不存在了,心里的话也就这样没有遮拦的脱口而出了。她口中的老头就是那个说话比较不客气的手艺张了,估计张克帆知道她这样叫他的话会后悔在楚希冉指定的款式上费的那些功夫。
  呵呵~我也这么认为呢~(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三章 斗气
  其实楚希冉和邢璐一点都没有冤枉张克帆,他当初真的打算到了日子才让他们来取的。
  倒不是说他心眼儿小,只是这些衣服挂在这里只一下午就让他轻易地做成了好几笔生意,一向爱财的他有些不舍得这么得力的广告罢了。
  要不是自家少爷开了金口,他肯定不会主动通知他们,这么好的招牌绝对要摆到最后一刻。
  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