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这道菜肴的精致?!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排队

反应过来,对上楚煜疑惑不已的眼:以后不许随便这样笑了,尤其对着别的女人不许!
  嗯?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把楚煜说懵了。
  总之就是不许笑!对着谁都不许!记住了没?!邢璐有些气急败坏地对着楚煜吼道。
  我这一生,只对着三个女人笑的。楚煜双手扶住邢璐的肩膀,认真地看着她,一个是我妈,一个是小希,最后一个,就是你。当然,以后我们有了女儿,你不会不允许我再加上一个她吧?!
  谁跟你有女儿?!你别占我便宜啊!
  总不能都是儿子吧?女儿好一些。
  ……
  小院里温情脉脉,连带着天边的云彩,都绚烂了几分。(未完待续。)
 
 
第九十二章 赴宴
  晚上七点,大家准时出现在天佑斋的门口。
  出于对司徒南风的重视,每个人都经过了精心的打扮。
  男子都无一例外地穿上了合体的西服,打上了领带。楚煜一身藏青色条纹西装穿在身上更显得他俊逸非凡,罗奇一身亮银色显得他带了一种雅痞的气质,达叔和苍叔是最保险的藏蓝色,一向文质彬彬的王永威则穿上了一身浅灰色的宽大条纹西装,小华也穿了一套格子小西装,领口的同色领结显得可爱又调皮。
  张强平时很少穿西装,一身深灰色西装穿在他健硕的身板上,如果再搭配上墨镜,活脱脱的黑社会老大。
  楚希冉穿着一件米黄色长至膝盖的蓬蓬裙,上身一件荷叶领粉色外套,显得俏丽又活泼。就连邢璐,都被楚希冉逼着穿上了一件天蓝色的长袖连衣长裙,站在那里,倒显得邢璐本来具有攻击性的艳丽外貌也变得柔和了些。
  走吧,我们进去。楚煜伸出胳膊让邢璐挎着,两人率先进入酒店。
  把请柬递给门口迎上来的接待,由她领着众人朝司徒南风定的包厢走去。
  楚煜,你们到了?快坐下,就等着你们了。司徒南风没有上次见到楚煜的陌生,反倒显得同他熟络的很。
  南风大哥,让你们久等了。楚煜一见司徒南风就有些见到偶像的激动,这会儿更是受宠若惊,所幸并没有什么大差错出现。
  楚先生行事低调,要不是南风大哥提及,我还不知道一路与韩某同行的是楚家大少楚煜呢!韩以风先声夺人,举起酒杯,来,一路上多有冒犯,还请楚兄弟不同我计较,韩某先干为敬。
  不知者不罪,楚煜自然不会在意。说完仰头把杯中的酒喝得一干二净,最后还把杯子倒立,示意自己喝光了。
  都站着干什么?快点坐下呗!孙卓妍对这样的场面最不感冒,敬来敬去得烦死,小妹妹,你俩坐在这里呗,正好和我作伴。
  她伸手拉住穿的像个小公主一样的楚希冉,来到一旁用作休息的沙发旁,喜欢的不得了。
  对于孙卓妍一点都不遵守酒桌上的规矩司徒南风很是无奈,出口的话却都是对她的维护,妍妍自在惯了,不习惯这样的场合,大家多包涵啊!
  不会,这样才显得大家亲如一家嘛!邱琳开口说道。邢璐,你今天很漂亮呦!
  邢璐朝邱琳望去,只见她今天穿了一身上面绣着大朵山茶花的玉色旗袍,头发规矩地盘在脑后,鬓上插了一支白玉发钗,越发显得她端庄娴雅。
  你更漂亮啊,我还没有见过几个人能把旗袍穿出这样的韵味呢。她毫不吝啬的夸赞着邱琳,惹得她咯咯地笑起来。
  那你再看看我,我今天这身同她相比怎么样?
  循着声音望去,邢璐看到一脸好奇的孙卓妍。只见她穿了一件浅紫色的露肩长裙,一条宽大的黑白波点腰带与她身旁司徒南风的波点领带呼应,长长的大波浪卷发披在肩上,显得她优雅又不失俏皮。
  各有千秋。邱琳这身重在复古,孙小姐这身更显时尚。邢璐说出最中庸的评价。
  不行,你叫她邱琳,却叫我孙小姐,我要你以后叫我卓妍。你叫什么?孙卓妍开口问道。
  呃…我叫邢璐,卓妍。
  卓妍姐姐,我叫楚希冉,你可以叫我小希。楚希冉越来越喜欢这个孙卓妍了,主动对她说道。
  呵呵~小希。孙卓妍是个自来熟,很快同她们熟络起来。她同邱琳两个不是不和,只是彼此太熟悉,她两个是研究生院的同学,两个人整天打打闹闹的习惯了,可以说是‘最佳损友’。直到大灾变前一个月,两人才因为研究生毕业而分开。
  几个小女生围坐在一起,热闹的谈天说地。
  哼!马屁精!一道尖锐的女生不合时宜的响起。
  因为声音很大,旁边正在谈论得热烈的司徒南风和楚煜他们也都停下来向声源处望去。
  只见一脸阴郁的胡灵灵从座位上站起,抱歉各位,我有事先走了。说完抓起了座位后面的外套转身离开。
  她已经受够了,自己只不过说了一句不喜欢吃包子,那个孙卓妍就开始阴阳怪气地同她讲话,等邢璐她们进来又彻底的无视自己把自己孤立起来。哼!什么玩意儿!一个卖肉包子的罢了,搭上了司徒南风就觉得了不起了?!她想同自己交好也要看自己愿不愿意!
  灵灵,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胡文泽上前,关切地对着自己的妹妹说,可扶在她胳膊上的手却在微微用力,暗暗提醒她注意自己所处的场合。
  我…我想去趟洗手间。胡灵灵改口道。
  这样啊,服务员,你带这位小姐去吧。司徒南风扭头吩咐道。
  她刚才的声音不小,更何况大家都是异能者,听力非凡,都听清了她刚才的话,可碍于情面都不好戳破她的谎言,气氛有了一丝凝滞。
  别理她,我们继续说,我告诉你们哦,整个天佑基地里的最好吃的早餐就是孙记的,也就是我家的,呵呵~等你们有空了一定要去捧场啊!就在任务大厅的旁边,很容易找到。尤其是肉包子,各种变异兽的馅料都有,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变异牛肉馅的。
  孙卓妍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的出身而自卑,反倒是以自己孙记的肉包为荣,整天逮到机会就会宣传。
  又开始打广告了?你这套说辞我这几天已经听了不下十遍啦!刚才那位因为什么你心里没数?!邱琳在一旁拆台。
  切~你听了十遍可以不听,人家邢璐和小希才听第一遍好不?那个胡灵灵,自以为多了不起,说话贼难听,离了胡家谁还认得她?!孙卓妍不以为然。
  等胡灵灵再次回到包厢,司徒南风喊道,妍妍,别聊天了,该吃饭了。他扭头对一旁站立的服务员说:开始上菜吧。
  待众人坐好,各式饭菜也陆续端了上来。(未完待续。)
 
 
第九十三章 心思
  到底是天佑基地里最大的酒店,里面的厨师手艺真心不错,任是邢璐对自己再有自信也不得不承认。
  口味自是不用说了,光是摆盘和菜名就让人赞叹不已。一道菜肴上来,听服务员报菜名,‘远山’,‘娇莺戏蝶
  ’,‘月中丹桂’,‘凝望’,‘心有千千结’等等等等,光听名字就让人想要品尝。
  其中一道‘火芽银丝’,听服务员介绍是用没有变异的绿豆芽做成的。把豆芽截去两头,用大头针把豆芽打通,在里面塞上用手撕成细细的火腿丝,经过厨师的精心炒制,最后再由厨师小心地在盘子里摆成一只凤凰的模样。听着就觉得很麻烦,据说这样的一盘菜光是准备功夫就需要三四个小时呢。
  服务员分到每人盘中也只有三十几根罢了,可吃起来却是真心好吃。火腿的咸鲜和豆芽的清脆相辅相成,让人回味无穷。
  这道菜我到现在才吃过三次而已,一次是南风爷爷八十大寿,一次是我俩的订婚宴,一次就是现在,每次吃都觉得是人间美味。不过南风轻易不会让我点,他总说这是对厨师的折磨,呵呵~孙卓妍边吃边同邢璐她们聊着天。
  嗯,确实是折磨,如果让我像这样干活,不出一个小时我准疯。楚希冉心无城府地回道,惹得一桌子的人都开怀大笑。
  改为用现在的变异绿豆芽来做不是更简单?邢璐有些疑惑。人全都表态要买一些,最后竟成交了每样一吨。
  这下子不够吃十辈子了,满打满算九辈子了吧?!邱琳取笑她。
  呵呵~还要不要?再多去两辈子我也不会心疼!孙卓妍豪爽的回敬。
  别~咱们还不知道能活多久,再说多留点给孩子们也不错。司徒南风劝道。
  也是喔,呵呵~还是南风你想得周到。不卖了啊,再多晶核咱们都不卖了!经过司徒南风提点,孙卓妍也想到了这些。
  哟,这就开始为后代打算了啊?什么时候喝你们喜酒啊?
  邱琳,你也别笑话我,什么时候又该喝你的喜酒啊?孙卓妍毫不避讳地反驳。
  你这个臭丫头,让我占了上风会死啊?!寸步不让啊你!
  ……
  晚餐的整体气氛还是很和谐的,如果排除了胡灵灵难看到底的脸色。
  最后由服务员把餐桌收拾好,又上了一些变异水果,泡了一壶上好的普洱茶消食。
  变异水果都是那天在水果店里见到过的,只是看上去比他们买的品质还要好上不少。
  其实这里的变异水果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差,是不是?孙卓妍一直记着邱琳说的话。
  小气鬼还记着呐?我那天不是说的所有变异水果,你可不能断章取义啊!邱琳失笑。
  你那天可说了好多!我觉得熟悉的水果都让你说了个遍!孙卓妍还是咬住这一点。
  南橘北枳,水土不一样,养出的水果口味不同也是正常的。邢璐开口说道。
  好了,怕了你了,天佑基地里的变异水果最好吃了,这样总可以了吧?!邱琳朝她摆摆手。
  哼~本来就是。邢璐发现孙卓妍和楚希冉两个人还真是相像,那傲娇起来的神情简直是一模一样。
  对了,过两天凌天也会来天佑基地,你们都收到消息了吧?!司徒南风看着自己未婚妻那边的打闹,慢悠悠地同大家说道。(未完待续。)
 
 
第九十四章 各怀心思
  嗯,收到了。
  司徒南风的话音刚落,几道高低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
  各人都有各人的消息来源,自己能收到的消息别人自然也会收到,所以没有人表示出惊讶。
  多数人是觉得好奇,毕竟就算整天被华夏的百姓一同挂在嘴边,顶了‘朝阳六子’的名声,可对于凌天还是从来没有见过。只有胡文泽,内心里满是莫名的期待与兴奋。
  世人皆知胡家与凌家世代争斗,胡家却从未赢过。哪怕自己再优秀,旁人谈论起来也总会加上一句‘只在凌天之下了吧’。不!他不要在谁的下面,不要被别人永远压着!
  这次就让世人看看,他胡文泽同样优秀,优秀到足以同凌天比肩,甚至能将他凌天超越!!
  他这次来天佑基地,据说是要寻找一个人。到底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司徒南风的门路显得宽了那么一些。
  哦?找什么人?
  不清楚,他谁都没有告诉。只说他会来这里寻找。至于找谁,司徒南风也有些好奇。
  或许是他的信口胡诌呢,好趁机来摸一摸天佑基地的底。胡文泽有些阴阳怪气地开口。
  我以前见过他,小伙子他磊落豁达,应该不屑于撒谎。司徒南风倒不这么认为。对于自己看人的眼光,他一向自信。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胡文泽的态度实在太明显,大家心里知道两家之间的世代恩怨,也都见怪不怪了。
  ……
  等众人起身告别时已经快到半夜十二点了,临走时孙卓妍还一再挽留,直到楚希冉答应她这几天会抽出时间来找她逛街聊天她才依依不舍地放行。
  别人都是兴高采烈,只有胡灵灵是苦着张脸回去的。她今天的这次交际算是彻底的以失败告终了,不仅没有同孙卓妍搞好关系,反倒是让原先至少表面上与自己维持着友好关系的邱琳同她疏远了不少。
  哥,你看到今天那个邢璐多讨厌了吧?!要不是她我今天怎么会这么丢人!今天自己出师不利,她不仅没有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反倒把所有的过错推到了邢璐身上。
  要不说胡灵灵这个人惹人厌恶呢,遇到事情她总是先撇出自己,尽可能地从别人身上找错处,从来没有想过事情变得糟糕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确实是不招人待见,不过你今天也有做错,那孙卓妍要夸她家的包子你就随她说两句嘛,顶多你不回应就是了,干嘛非得让人家不痛快?!凡是在楚煜身边出现的人,胡文泽都自动归为了他的对立面,又怎么会对自己的敌人有一点好印象。
  不过自己妹妹这只能别人捧她,自己坚决不去捧别人的臭脾气也真要改一改了。现在自己还没有固定的女朋友,凡事需要女眷出面时总不能让家中的母亲再操心。以后再出现今天这样的事自己可是嫌麻烦的,只能好好劝劝她了。他却没有觉出今天他的态度早已让其他人对胡家戒备起来。
  什么嘛,一个卖包子的,那么硬气不让别人说真话,还不是仗着她未婚夫司徒南风的势?离了司徒南风又有谁会把她看在眼里?!凭什么要我去巴结她?土包子一个!一点规矩都不懂!她说的是孙卓妍的餐桌礼仪。
  的确,如果把孙卓妍今日晚宴上的作为往她们世家子弟的规矩上靠,恐怕没有一条能符合。可她竟然那么嚣张,处处压制着自己,这不是不懂规矩是什么?!简直是无礼到极致!
  那个司徒南风也真是,竟然就这样纵然她!
  ……
  妍妍,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总是欺负人家胡家的小姑娘啊?等所有的人都走了,司徒南风才有空好好的同孙卓妍说一说。
  哼!就是看她不顺眼!眼睛都要长到头顶上去了,我只是开口同邱琳谈论了家里的早餐店,就瞥到她偷偷翻了好几个白眼。偏偏等她开口说话时又变成了满嘴的恭维,就讨厌这种口是心非的人了!孙卓妍说起这些喋喋不休,还是有些激动,显然当时把她气得不轻。
  呵呵~那你让人怎么说?说‘一个小小的早餐店有什么好炫耀的?我家的产业可比它大多了!’他学起来还专门把嗓子压的细细的,显得有些滑稽。
  噗~那倒不用,不过人家就是讨厌她嘛!你看那个楚煜领来的两个女孩子,多纯净自然,毫不做作,人家也不是光说好话呀,怎么就那么讨人喜欢呢?
  那是你看对眼了!你这个人,什么都讲究个第一印象,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养宠物,别人都养个漂亮可爱的,就只你,偏偏在路边看上了‘萝莉’,瘸着一条腿都让你给捧上了天!
  他说的是孙卓妍以前养的一只流浪猫,样子真心稀松平常,只是让她一眼在街上看见,任是司徒南风找来再名贵的宠物来,也没能让她改变心意。要不是大灾变后‘萝莉’变异了开口咬了几个人,恐怕是要养到它死的吧?!
  我才不管,反正不喜欢她!
  你呀你!
  ……
  邱琳,今天怎么样?
  很好啊,尽在掌握之中!得意地冲着韩以风笑了笑,那个胡灵灵可真是蠢,说出口的话全那么不合时宜。
  她这样做更好,咱们的目的就是不能让他胡家同人结盟,省的到时有了变化太被动。胡文泽那个人我不喜欢,就算结盟我也不会找他。响起胡文泽这一顿饭上的阴阳怪气,韩以风撇了撇嘴。
  为什么这两天你总说什么结盟结盟的?到底世局会有什么变化呀?韩家要和人争斗了么?她总觉得有些事情韩以风瞒着自己,韩家是不是要放弃以前的庸碌无为,彻底的在这崭新的华夏粉墨登场了?想到这些,她竟有些热血沸腾。
  自己一向不甘平庸,以前认为嫁给世间最优秀的男人是她的人生目标。可等自己心想事成,成功的成为了韩以风的未婚妻,她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满足。
  站在了高处,望得远了,知道越往上风景越好,自己却贪心的想要更多。她要站在最高处!!!(未完待续。)
 
 
第九十五章 食百味
  倒还没有具体的规划,这要看时局合不合宜。
  韩以风给出的答案让邱琳精神一震,自己梦想中的最高处,真的要来了么?!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开口哦~她迫不及待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那当然,咱们夫妻一体,韩家的事就是你的事嘛,韩夫人~韩以风伸手抱住邱琳,一双手在她身上不老实地乱窜。
  叫谁韩夫人呢?以风,咱俩一天没有结婚你就一天不能乱叫,让人听到会笑话我的~声音里因为韩以风的抚摸带上了一丝轻颤。
  就是你喽!老婆~我看谁敢笑话~
  ……
  邢璐一行人回到暂住地,洗漱一番后就都赶紧去睡觉了。
  一路上楚希冉叽叽喳喳,谈论的全都是孙卓妍如何如何。楚煜好像看到了当初那个刚刚认识邢璐的她,记得也是这样不停歇地谈起邢璐,谈她做的饭,谈她做过的事。
  这是自己妹妹真的全心接受一个人才会有的反应,看来南风大哥找的这个未婚妻不错嘛。他有一个认知,凡是被妹妹所接受的人,绝对是真的好,这也是当初还没有见面自己就对邢璐感兴趣的原因。
  事实证明,这是十分正确的。第一次见面,他就对邢璐一见钟情。
  ……
  白天邢璐带
  笨,这样又怎么能再体现出这里享用?!孙卓妍嘲笑着她。
  可如果火候把握得当,口味是一样的吧?我打算自己在家里试一试,不知道行不行。这么精细的活计邢璐可没有信心去完成,不过若是换成手指粗细的变异绿豆芽,她还有信心一试。
  可能吧,你要是成功了记得告诉我,我再让我妈给我做做看。呵呵~我老早就想让她试试了,只是她总说我胡闹。我知道她是嫌耽误她蒸包子的功夫,哈哈~
  这边谈论的热烈,胡灵灵却有些坐不住了。
  哥哥这次把她带来不止是要让她混个脸熟,他是想让自己和邱琳还有司徒南风的未婚妻孙卓妍搞好关系,最好能把她俩背后所代表的韩家和司徒家纳入自己这方阵营里。他告诉自己他同楚家是仅次于凌家的死敌,现在铺好路才能为以后可能会有的争斗夺得先机。
  他答应自己若是做到了,不仅会帮忙教训邢璐,还会把邢璐得到的那只兔子交给自己。
  可自己一上来就做错了事,本来跟那个邱琳还算关系不错,可她不小心得罪了孙卓妍后,邱琳的态度也跟着变了。明明一开始她俩是针锋相对的,为什么转眼间就统一战线了呢?!
  那个邢璐有什么好的?没有做什么就轻易让她们接受了?可自己却要在这里想方设法的亲近自己讨厌的孙卓妍。
  这道菜也不算是难得,只是费些功夫罢了,真正难得的还是海参鱼翅之类的东西,毕竟现在再从海里捕获它们可不像以前那般容易了。眼看有了插话的机会,胡灵灵当然不会放过。
  实在是不巧,大灾变前南风做了笔交易,对方是用些海参鱼翅鲍鱼之类的抵的帐,现在他空间钮里的那些够我们一家子吃十辈子呐!南风,哦~孙卓妍确实是不给她面子,按说胡灵灵说得一点都没错,可却让她给驳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哦,你说那些海产品啊?对了,你们谁要?多得吃不完。司徒南风并没有听到刚刚胡灵灵说什么,自己未婚妻提起,他也就随口问问桌上的人。
  这简直是狠狠的打脸了,臊得胡灵灵脸色通红,都快要抬不起头了。
  我倒是想要一些,以前没想着要存多少,现在都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楚煜首先说道。
  也给我一些,邱琳喜欢吃。韩以风不光表态,还顺便秀了回恩爱。
  那就也给我一些呗,南风大哥~罗奇也不甘示弱。
  ……
  桌上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