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李林有怕他是人都这想要直接穿你武功还不直接

 “啊……这个……”李林张着嘴,很想说是从抗日神剧里面学来的,就是没有可以手撕鬼子那样的牛人在身边,但是这也没法跟贾诩说啊。
 
    看着李林由于的样子,贾诩忽然道:“可是……世人传闻辽侯手中的那一本鬼谷兵法中所学?”
 
    李林一听,当即点头道:“正是!就是此书所学!所以,林确实是…………呵呵……确实是…………”
 
    看着李林的样子,贾诩几乎已经猜出了李林的所说的话的真假,但是既然李林不想说,贾诩当然不会问,叹息一声,道:“辽侯此计,可是好计啊!辽侯!你我下盘棋怎么样?”
 
    “啊?”李林一听,当即惊讶无比,下棋,李林立即会想到再加上,杨修和卢毓那俩货,自己连五子棋都下不明白还下围棋,还是跟贾诩下,李林感激难道:“这个……还是…………”刚要说算了,只看贾诩竟然一转身,身后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棋盘摆了上来,放在了榻上,一直自己对面,贾诩道:“辽侯!可愿意跟老夫下一盘棋?”
 
    “我……”李林不知道该说什么,都这样了,就瞎来呗!一咬牙,点点头,道:“好!”反正你打仗都输给自己,棋局上自己输给你又能咋地?
 
    “请!”贾诩一伸手,这意思是让李林先走啊。
 
    李林一挠头,这个,着围棋一开始先下哪里了?李林是真的不知道啊,连忙说道:“那个…………文和先生是长辈,还是您先来,您先来!”
 
    贾诩淡淡一笑,道:“辽侯!这棋局上,就跟这战场上一样,无有大小,只有输赢!”说是这么说,但是贾诩可是点拿起来白字缓缓的下了一步,随即道:“先下手为强!”
 
    李林微微一笑,道:“呵呵!那林就是喜欢后发制人的!”说着,拿起来黑子,但是这个下哪里嘛?李林是真不知道啊,看着中间那个黑点,自己下五子棋的时候总喜欢第一步先下那里,那就直接按五子棋玩得了,李林一咬牙,黑子下在了棋盘上,正落在了天元之上。
 
    “额?”贾诩略微惊讶,疑惑的抬头看了看李林,李林那当然是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显示自己的这一步是那么的理所当然,甚至是还有另外的深意,贾诩眼珠子一转,接着按照这自己的套路来,而李林呢,接着按着五子棋的套路来。
 
    一个是围棋,围四而去一,一个是五子棋,李林一看贾诩有个活三,立即就黑字下过去,没有套路,没有章法,就是不能让你五个连上,两个人,两种不一样的玩法,竟然出现在了一张棋盘上,而贾诩可是有些深意的,正是要用棋盘来模拟一场战争,好似在还自己一个愿望一般,而李林就是瞎胡闹,战争自己赢了就行了…………
 
    贾诩一边落子,一边道:“辽侯!你虽然已经胜了,但也是险胜啊!”
 
    李林点点头,道:“这个林知道,面对先生之谋,自己胜了也必然是微微胜那么一点罢了,但是林不明白,先生明明还有翻盘的机会,为何会在这宜君之中,与林再次啊…………”说着,李林有些可笑的指了指这棋盘。
 
    “咳咳!贾诩咳嗽了两声,看着李林,缓缓道:“辽侯,这场战争,就让他尽快结束吧!”说着,贾诩缓缓的拿起一枚棋子,幽幽说道:“就让这以后的战争,在这棋盘上解决吧…………”
 
    “大哥……棋盘咋解决啊…………”李林一听,心中无语至极,呐喊了一声…………
 
 第一百五十三章 棋局与输赢
 
    看着一片混乱的棋盘,都给贾诩看的迷糊糊,抬眼看了看李林,很是不明白这李林有用的什么路数,在贾诩的眼里,这笑笑的棋盘之间,就是一个战场,方寸之间也是兵家必争之地,而李林呢,这棋盘……就是尼玛棋盘,没有啥深意,有的时候根本连看都不看,直接落子,这一下,那边一下,上次的一通乱拳已经给贾诩打怕了,贾诩还以为这是李林的什么新颖的计策,而自己根本没有见识过,竟然还显得有些慌了手脚,举起棋子,凝神关注这棋盘,迟迟没有落下…………
 
    李林心中也是叫苦不迭,贾诩的一句话给他吓的够呛,竟然要用棋盘来决定以后的胜负,你这让我咋弄,黑白子当兵马将士?李林可是没这个能耐,虽然也听说过什么墨子用棋盘布阵是怎么着的,但是李林连个围棋入门都算不上,怎么可能还有这么高的境界,还有,贾诩竟然不想再打了,难道他是不想再给刘和办事了?还是说,要跟自己?李林心中也在紧密的盘算着。
 
    “啪嗒!”贾诩落下一子,李林根本毫不犹豫,拿起一个黑子很是随意了落了下来,贾诩在那里举了半天,他这一秒钟都没耽误,看的贾诩都直冒汗,加上李林那一副自信满满的表情,贾诩心中打着鼓,自己估计是中了李林的全套了…………
 
    贾诩又拿起一子,李林则是开口了,疑惑道:“文和先生!你只要逃出林的追击,仍然有很大的回旋之地,为何就说不打了呢?”
 
    贾诩淡淡一笑,落下一子,缓缓道:“打也是败,不打也是败,老夫为何还要生灵涂炭呢?”
 
    “哦?”李林眉毛一挑,又是胡乱的下了一手,看着贾诩,道:“弃车保帅,林可是不一定会赢啊?”
 
    贾诩很是纳闷的看了一眼李林,这下围棋呢,你竟然还在说象棋的事?什么意思?随即也是拿起一子,一边落下一边道:“辽侯所说,可是让老夫弃雍凉而保两都?”
 
    “对!”李林差一点拍起来巴掌,你看看人家说的多有水平,在看咱这……想着,李林低头看了一眼棋盘,“嘿!俺有五个子了嘿!”刚要激动,但是一回想,自己下的这是围棋,你20个子连一块也不算是赢…………
 
    贾诩摇摇头,道:“就算是保两都,老夫!也已经输了!可能在一开始,老夫便输了!”
 
    李林疑惑道:“以长安之利,崤函之险,凭着林这些兵马,加上文和先生在,林可是不会像这次这么好命了吧?”
 
    “哈哈…………咳咳…………”贾诩笑了出来,却是引来连连咳嗽,缓了一下,擦了擦嘴,看着李林道:“难道辽侯在说笑吗?老夫一直说自己会输,而辽侯也是一直在说自己不会赢?”
 
    “额?”李林一听,还真是,我俩这不是有病嘛?这不就好比自己去买东西,卖家一个劲的减价,而自己则是一个劲的加价,连忙尴尬的一笑道:“是啊是啊!”
 
    贾诩面色微微一变,叹息一声,道:“诶…………老夫只认为战场之上,虽然不算是算无遗策,但是总算是可是算出这下面的两步棋,但是这一次与辽侯的对弈,老夫确实看不透辽侯,就好似如今这棋盘之上!”说着,贾诩指了指这棋盘,缓缓道:“这个棋局,老夫竟然完全想不到辽侯的下一步会下在哪里!”
 
    “这个…………嘿嘿!”李林心说,“你不知道,我尼玛也不知道呢?我压根就没想着要下哪!”
 
    李林最讨厌的就是卖关子的,但是这个老头这么做,李林有怕他是有什么深意的,世外高人都这样,想要直接穿你武功还不直接就法功叫你,非要来的花活啥的,让你明白跟他混是不容易的,也是让你明白明白他是世外高人,他有权利搞你,而你可是不行……
 
    贾诩落下一子,看着李林道:“辽侯!虽然这场仗,你赢了,但是老夫也要劝你,莫要比人太紧,这个天下已经有太多的杀戮了,还望辽侯以后少杀戮而多行善!”
 
    贾诩这句话,让李林的面色暗了下来,贾诩的话他明白,在这东羌人那里,李林确实杀了不少人,屠城十几座,一个东羌人都没留下,东羌王庭已经被匈奴人祸害的不行,蔡文姬至今心里还有阴影,东羌之仇,李林已经解恨了,李林的疯狂,也已经慢慢化解开了,但是这是东羌,刘和呢?还有刘和背后的那个高人呢?算计我,害得我失魂落魄,出生入死的兄弟死了,有家不能回,亲人不能见,这让李林更加的恨,更加的要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